当前位置 :主页 > 搜码网 >
纵然是委屈求全暂忍耐是那一潮剧词
发布时间:2019-09-21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《告亲夫》是潮剧传统剧目。旧本曾名《戒自由》1956年由林劭贤首次整理。1957年经张华云再度修改并由当时三正顺剧团首演。金林表、吴越光作曲,姚丽珊扮演颜秋容,陈云娟扮演文淑贞,吴介孝扮演盖良才。郑壁高扮演盖纪纲。1962年广东潮剧院青年剧团重排此剧搬上银幕,吴峰、马飞加盟导演、作曲。剧中颜秋容由陈淑妆扮演(配唱为朱楚珍)文淑贞由林舜卿扮演,盖良才、若云由叶清发、翁妙辉伉俪扮演。

  剧中:颜秋容由曾馥扮演;盖良才由陈文炎扮演;文淑贞由郑健英扮演;盖纪纲由陈光耀扮演;若云由刘小丽扮演。

  秋容:(唱)心脉脉长盼待,数日未见盖郎来,个中甚缘由,令人费疑猜。(白)奴颜秋容,母亲早丧,爹爹乃是一介穷儒,执教他乡,今岁早春,偶于后园得遇吴江盖郎良才,花前月下,两情缱绻。订下白首之约,盖郎言曾修书,上禀高堂,尚无消息。数日来,又未见盖郎到来,委实放心不下,已命若云前去看个究竟,因何事故,至今尚未回来,好教人愁持呵。

  良才:尚未提及,此次回去正好当面禀明,定成随我之愿。小生实不愿远离娘子,但为人子,理应克尽教道,望娘子勿怪

  秋容:夫妻之情,瀚海同深,父母之恩,高天难比,公爹有痣,郎君理宜回归,妾怎敢因私情而忘大义。

  秋容:(唱)才喜良缘巧合,数料劳燕分飞。新老藏宝图自动更新为药品的推广销售提供了巨大的助力。!骊歌一曲君归去,两地相思会何期?

  秋容:(唱)念秋容慈娘早丧,老爹爹执教在外方,天南地北缘先订,月下吟咏遇我郎。喜的是一丝红罗订白首,忧的是私定婚约未禀高堂,怕的的好梦不好把终身误,因此上,焦灼苦徘徨。

  良才:这个娘子不必忧虑,小生此次回去,正可当面禀明,那时诺吉下礼,岂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,巧姻缘千古美谈

  良才:娘仔真是想得周到,家君膝下只有一脉,一经禀明,定能遂我之愿,尽可放心,放眼且看花似绵,鱼水同心岁月长

  若云:(唱)誓言犹在耳,脚下有地上有天,公子呀,切莫锦帆飞去无归日,失却绣闺女红装。

  良才:临别匆匆,无物相赠,就以此定情之物,留诗纪念:一奏吴江占独枝,楼前别语两依依,风雨不忘三生约,轻筏相期志不移。

  秋容:(唱)送别那堪双泪涟,殷勤举盏敬君前,郎舟未离青柳下,妾心先在白云悬。

  盖成:公子行为有跷蹊,说是要勤奋书史,可这书橱尽是蜘蛛丝,老爷赴任苏州,少夫人过门才三月,如何使他回心转意,我看又得大费力。

  盖成:恕老奴多言,听说近日吴江新来一名妓,据闻生得如花似月,而且弹得一手好琵琶,公子想是与友学弹琵琶去了。

  盖成:老爷赴任苏州,眼看春闱将至,欲望公子有成,这个重担就全仗少夫人了。

  淑贞:老管家一片至诚,淑贞不胜感激,你伴老爷多年,诸事尽知,今后对公子,望祈多加照顾。

  淑贞:(唱)阵阵疑心,阵阵疑心,真教淑贞费思寻。公爹身远去,春闱将临。愿期郎能奋志勤书史,鹏程万里慰亲心。怎奈伊,行为失检点,何策为郎指迷津。

  淑贞:妾身并非为此,近闻官人与学友辛君潜心研读琵琶词,未知岂可读些与妾见识见识?

  良才:纯属讹传,小生埋头书史,指望来日题名雁塔,那些言情遣兴的诗词,吟风弄月的勾当从不沾手,

  淑贞:(唱)忧我郎吟风弄月,惜君家书史不修,玩物必丧气,韶华似水流。君须念前途锦绣,莫视人生如蜉游。

  淑贞:(唱)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望君勿忘公爹临行嘱咐,争个凌烟阁上芳名留。

  淑贞:(见信)方送郎归,突得恶讯,家君许妾王家,定于秋后迎娶,妾已许郎,唯死毋他。哎呀……玉儿扶我回房

  秋容:盖郎(唱)实忆绣阁话别两情依依,时约一月音讯至,有谁知盼断云山渺渺无期。践前盟,不辞关山跋涉苦,为夫君,不惮千里。今日喜得夫妻会,秋容此身全赖君扶持。良才:(唱)眷恋惜别离吴江,两意缠绵情难忘。原指望一经禀明当应允,有谁知却来身受重责囚房。

  良才:(唱)数月来我苦不堪言,人远天涯恨,梦魂常绕牵,我为你愁肠一日九回转,相思泪下一行行。

  良才:(唱)为求两全计,你另寻依栖,待我明春及第日,自能笙歌迎娘偕百年。

  秋容:(唱)说什么当初错主意,说什么别处寻依栖,妾身已是盖家妇,海枯石烂情不移,你为何,你为何言词闪烁,令人费猜疑。

  秋容:(唱)旱雷起睛天,你呀,咦你咦你……你难道忘情负义。怪不得相见如冰冷,却原来,背弃前约情别移,哎冤家,你今抛弃旧日恩义停婚再娶请问今后置妾何地?置妾于何地?

  若云:(唱)骂书生,书生无义。我小姐为你甘冒指责人讥议,弃家出走苦奔驰。她错寄痴情把身误,白面书生忘恩负义,你你你,你不怕头上有青天。

  良才:(唱)道什么头上青天,遵圣训顺亲命乃属正理,我不能为了情而忘了孝,为私婚而受人讥议,前缘只算巧合,也是逢场作戏。

  良才:(唱)你全为自已,也不为我细思,一来门风不相对,那能偕老百年,二来无媒苟合名不顺,勃礼教我前程尽弃,三来家风爵禄有妨碍,事若张扬惹罪戾,宦门那容不节妇,华堂难植闲花枝,姑念旧日情,白金三百送你归,趁早自安全,莫再痴缠。

  秋容:(唱)此情向谁诉,肠肝寸寸裂。耻看旧时物,越添今日悲,恩爱原如此,留此有何期。

  良才:把门锁了,(对盖虎)速去准备干柴磷硝,今晚三更(耳语)速去准备自我重赏

  淑贞:(唱)忍悲泪步难怆,强打精神急把书房闯。冤家悬岸偏纵马,见死不救心难安。不由淑贞心乍难。秋容主婢信能脱险,阮夫妻反目何以堪。

  淑贞:(唱)二更鼓声声催,三更将到二命垂危。盖府顿变杀人所,昧良夫婿成罪魁。到那时落得个丈夫妄为妻子失义罪及公爹满门遭累。事到期间莫犹豫,择善而为。(白)伯伯,你可上前把门开了

  秋容:(唱)闻言魂飞升,恨良才狼心狗幸。背约弃义倒还罢,还思杀人灭口下绝情。良才既安杀妻计,秋容何惜了残生。

  淑贞:(唱)郎君,夫妻好比同林鸟,当至诚相待沥胆披肝,妾良言劝尽君不闻,易心变志逼红颜。秋容失足恨未已,你何忍反恩为仇比纵火逞奸。哎冤家一错再错罪深重,船到江心补漏难,急水尚有回头浪,你为何履薄临深不思还。淑贞苦心为了你,劝郎迁善莫造祸殃。

  淑贞:(唱)文淑贞虽求夫妻百年长欢乐,但怎忍秋容主婢无故丧生,杀人灭口天理难宽恕,忘恩负义万古传臭名,生死荣辱系一念,望君体识淑贞一片诚。

  秋容:(唱)慌不择径走忙忙,前无去路只见浩瀚大江。(白)莫非昏天欲绝我,(唱)滔滔东流水,寄我弱女身,今朝仇和恨,留告未来人。

  盖虎:追呀……禀公子,追到这里,不见他们终迹,(见江上有物)看来是无路可走,投江自尽了。

  良才:贱人,你既不与我同流,就与秋容同路去吧(将文氏推下江中)且住,文氏一死,难免爹爹查究,如何主意么?呵是了,不如到爹任所,慌称文氏病亡,就是这个主意了。正是,吴江风浪急,苏州求安宁。

  若云:莫非……小姐你且忍耐,待小婢到江边吸水与你止渴。暂借神前香炉一用,小姐小婢即去即回。

  秋容:正直神明哙,请把慧眼睁开……(唱)弱质良家女,遭害苦悲哀。极目无生路,遗恨恨无涯。前日甜言诓弱女,今朝顿弃旧情爱,前言白发同偕老,今朝烈火把奴害。一腔怨恨长万丈,满腹冤情深似海,神应为奴伸冤苦,惩戒那害人贼子盖良才。血……红罗犹如催命索,悔教当初情错栽。血渍斑斑淹黑字,山盟海誓今何在……。一阵阵痛疼难耐,眼泪如珠命难捱。只可怜腹中婴儿随母同爱害,哎神明哙,你为何见死不救眼不开。难道是这被休受罪,无故遭害、哭枯泪眼、呕尽心血理应该。我死难消千般恨,撕下罗裙,沥血控告人面兽心的盖良才。罗裙点点洒血红,血写冤状告苍穹,自古冤情有千万,莫若秋容冤万重。

  若云:是文小姐,她为救俺等,竞被盖良才推下江中,幸得渔翁相救,才得活命。

  若云:(唱)苦命的小姐哙,你冤恨海洋深,你苦情如天大,你冤未伸来仇未白,何故撒手归泉台,这一尸二命,苍天为何眼不开…… 小姐……

  淑贞:(唱)是泪、是血、是恨、是仇,是泪是血是恨是仇。你泪血织成仇和恨,冤状告那人面兽心的盖良才。嗳圣母圣母三圣母。你毁天条私临凡界为刘郎华山受苦苦难捱。秋容姐,她比你苦债重,误将终身托狼才。刘郎为妻子愿势心头内,良才他,严绝人性把妻子残害。宝莲灯下你夫妻母子欢聚首,圣母殿前,秋容姐他母子二命丧泉台。这陈尸冤命,这血溅神台,你应知,这杀人凶犯应惩戒。

  若云:小姐呀小姐,可怜你身无异地,冤情万状,盖良才罪恶滔天,天理岂容呀(急欲走)

  淑贞:(唱)秋容姐,血书无竞含冤死,文淑贞无故受残同遭。若云她她仗义执言无难色,我愿上刀山蹈火海,头顶冤状肩挑恨,苏州堂上告爷台。

  若云:且慢,大人呀大人,我小姐含冤待诉,那能爱此大刑,小女愿代仗责,求大人图察冤情。

  纪纲:如此,暂请寄下这四十大板,只是案属吴江辖下,应由吴江县处理,退堂……

  淑贞:且慢,大人呀大人,如此重冤奇案,非大人断难昭雪。大人忍令死者含冤莫白,生者有冤难鸣么?

  纪纲:(唱)言出如山,激得我满面惭惭。有道法勤政爱民保君国,却落得治家不严教子无法,媳妇他哀词剀切,说得我哑口无言,只是呀,这法堂罪子难又难呀。媳妇,凡事须要从长计议呀

  淑贞:公公,(唱)计议从长,王法总难执偏,公公哙,修身齐家而后谈治国,家道不齐,居官也枉然。食民之禄保民有责,望公公,为生者雪恨,死者复仇,扶纲植堂。

  纪纲:义正词严,我有口难辩,论理法网难开一面,论情安忍骨肉遭殃,自来清官难判家内事,却偏是父判亲子,妻告亲夫,奇冤血状到案前,回头来叫一声,贤媳妇,逆子一死不足惜,只是儿你今后,为公……为公实不忍讲……

  淑贞:哎公公,我的老公公,媳非不为终身想,媳为此再四再四思量,古及今,谁不想夫妻偕老百岁,谁不想一家和顺乐团圆,谁愿令庙堂宗祠断香烛,谁愿令青灯独守悲秋凉。莫奈冤家自作孽,逼妻害命恨心肠,秋容她千里投靠,偏遇狼才命丧异乡,文淑贞良言苦谏还遭逼害推坠吴江,似这般昧心害理十恶辈,那堪厮守百年。

  纪纲:(唱)眼逆子不法,恨逆子不法,祸及爹娘,执王法,盖门一脉从此断,我桑榆暮景悲残年。

  淑贞:(唱)哎公公,遇人不淑我挥泪,养子不孝你痛断肠。为正义岂容我庇夫邪恶,执王法公公他那能护子存偏,若说儿媳忤逆有不孝,媳愿斧钺加身上刑场。

  良才:爹爹,孩儿并无……并无想到世上竟有这等狠心之人,真是猪狗禽兽呀,未知那妇人姓氏名谁?

  良才:爹爹,天下同名同姓者甚多,况文氏已经暴病身亡,想……想是有人将儿诬告。

  良才:也罢,事到如今,不得不说,爹爹呀爹爹,贱人私通奸夫,双双逃脱,儿为护门风,谎称文氏病亡,如今贱人自投罗网,爹爹理应将她严刑究治,以儆后人。

  淑贞:禽兽你呀。(唱)含血喷天,构陷反诬。我奸夫是谁,我聿情在那里,颜秋容是你亲逼死,圣母殿前二命一尸。我良言苦谏,竟推我下江几至死,磐竹难书你千万罪,求公公按规绳法定罪戾。

  若云:若云就是铁证,罗帕赋诗,题名题姓,这是谁笔迹,这是谁血泪,大人呀大人,你乃一府之尊,万民所仰,今日事出盖门,若不秉公执法,你心怎安,你心怎安!

  纪纲:激得我怒发冲冠,这边是香罗帕泪痕点点,这边是白罗裙血渍斑斑。这冤情似海,这铁证如山,若不从公断……

  纪纲:住口,畜生你罪巷深大,律法无情难恕开,请看亲父判亲子,吩咐升堂告狼才。

  纪纲:叫他招供画押。把畜生锁了。(唱)为正义妻告亲夫,伸国法,父判亲儿,公私、生死,公私生死朱笔无情全在一字,论罪……

?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enauman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挂牌图| 9048红姐图库百度| 手机看开奖最快网址| 彩民心水网| 醉红颜论坛| 天鹰心水| 免费一肖中特| kj138本港台| 玄机图| 福马堂开奖结果| 开奖结果| 大丰收高手论坛| 发财玄机图| 新跑狗图a| 72888财神爷高手|